Liekkas.Q

宇宙胆小鬼cp不定期产粮

后遗症【闵庚勋×金希澈】(二)

我觉得事态可能要向HE走去了 , 慌

    第二章
    【1】
    2008年,10月6日
    “庚勋脆骨!”知善蹭地从观众席站起来,海豹鼓掌。
    长枪短炮聚焦下的主人公,一脸冷漠,甚至在接过奖牌时连腰都不愿意弯。
    已经是第几块奖牌了呢,庚勋记不得也不想记。除了奖牌挂到哥哥脖子上时露出的笑脸,其他的都没必要记得。
    当年瘦瘦弱弱的自己,忽然狠下心来缠着妈妈要学跆拳道,为的绝不是摆满成柜的奖杯奖牌。
    他要保护哥哥。
    就像当年哥哥保护他那样。
    这是最后一场比赛了,明天就要开退役发布会。往后要去哪里筹钱,给他的好哥哥请家教呢?
    “庚勋啊想什么呢!”知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后,“我们去吃五花肉吧,好好庆祝一下!”
   
    “呀闵庚勋!你是不是有后遗症啊!”知善举起遗落在沙发上的奖牌,“容易希望在身后东西的病症。”
    “以后,别在我面前说这三个字。”连头也没有回,冷峻而坚决的回复让人不由一颤。
    “好了啦。对了!你不是在找家庭教师吗?”
    “嗯,你们学院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听到和希澈有关的内容,庚勋立马转换了情绪。
    “这不就在眼前吗?”
    庚勋抬头四处张望,这个时间段,除了自己这桌就只有十一点方向的一个黄毛小子了。
    铆钉皮夹克,破洞牛仔裤,去美容院花了起码十五万才做出来的朋克爆炸头,实打实的摇滚青年。
    “你是说那个黄毛小子?”庚勋用鼻息表示不屑,“我最讨厌那些搞摇滚的混混。”
    “当然不是了,是我了!”知善用筷子尾敲了一下理着标准运动员乌黑寸头的脑袋,“你忘了我大学学的儿童教育专业。”
    “可我也没钱给你。”
    “就当是实习了!再说了,跟希澈哥在一起就跟玩儿似的。”
    “你给我严肃对待这件事。”庚勋突然坐直了身板,“不然倒贴我也不会聘用你。”
    “哦,好了,你的肉都糊了快吃吧。”
    食之无味。
    一想到28岁的哥哥连完整造句都不熟练,就心如刀绞,钻心剜骨。
    28岁的哥哥,本应该娶妻生子,他会是伴郎牵着他的手,汗津津又很温热;本应该光荣地接受服役,退役时由他准备一捧风信子和一个熊抱去迎接;本应该威风凛凛,站在自己身前,扛起家里的担子。
    说不怨吗,不可能的。说不愧吗,更不可能的。
只是每次想起那个画面,就算训练再辛苦也会咬紧牙挺下去。
   
   
    【2】
    “大夫大夫,我儿子怎么样了?”
急诊室外,美善顶着两天没合眼的蓬面,握住主治大夫的手臂。
对方没有马上回应,只是用右手先摘掉了口罩和帽子,眉毛一直紧蹙没有缓和的意思。
“嗯,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
“真的吗!”庚勋腾地从站起来,“我哥哥是不是没事了!
“但是会留下后遗症。”
“应该不要紧的吧”美善小心试探。
“智力障碍。”

那个听到孩子哭声可以马上抡起菜勺从后厨冲出来的妈妈,那个能扛起煤气罐送到六楼去的妈妈,那个能在一分钟内收起地摊狂奔的妈妈,一瞬间如稻草一般折落,瘫倒在地。
五岁的庚勋还不知道,智力障碍意味着什么。美善扶住他的肩,努力地调整呼吸,一字一顿地对他说,
“从今天起,你就要保护哥哥了。”
那一夜他守在哥哥的床边,攥着哥哥的手,轻声地给自己唱生日祝歌。
“哥,我以后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了。”声音小得如蚊鸣,只有冬蝉听得见。
小手一牵,就是十年。
【3】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有额外的敏感。
十五岁的庚勋和十六岁的希澈,陷在青春期的漩涡里,可只有一人会被卷下去。

“庚勋啊庚勋啊我们去吃炒年糕吧!”看到庚勋从校门口走出来,希澈立刻黏上去牵起了弟弟的手。
“以后你别来学校等我。”
庚勋向后使劲甩开了那只黏糊糊的手,揣着裤兜,咬紧嘴唇没有回头看。
后面那个奶团子一样的人摔倒在水泥地上,很快有开朗地爬起来拍拍身子追了上去。
“庚勋啊你是不是不喜欢炒年糕?那我们吃鱼糕好吗?”希澈怯生生地回复。
“要吃什么就自己吃去!以后别老是粘着我!”
突如其来的吼骂震住了希澈,这是超出他理解范围的一件事。他的弟弟庚勋,从来都会牢牢牵着自己的手,温柔耐心地细声回应,从无愠色和急躁。
他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无法理解。那些女孩子明明前一秒还巴巴地跟在弟弟身后假装偶遇,在校园歌手的台下撕心裂肺应援。为什么在送出一封信后却开始聚集在楼梯角嚼舌根,用斜着的眼神打量庚勋,眼里透着猥琐而恶心的光。
其实庚勋也无法理解。但却不能不在意,也逃不了感到迷茫和羞耻。

歌手大赛庆功宴后,庚勋又一次推掉了女生递来的粉色信封。
“你不会是同性恋吧,喜欢你哥什么的?”
“神经。”
“那为什么那些女孩子也有漂亮身材好的,你也不弄一个?”
“你讲话怎么那么猥琐。”
“猥琐什么,都是男的,难道你没有在晚上试过?嗯?嘿嘿。”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出于羞涩,庚勋的耳根到脖颈红成了泡菜汤的颜色。
“哟还脸红了!”
“庚勋他是醉了好吗。”知善拦过了学长伸过来欲倒酒的手,“庚勋和我还要去后勤领奖品呢。”
“那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喝吧。”
“你才喝了半瓶也,酒量也太差了吧!”
“前辈再见。”

【5】
回家的路上,气氛尴尬到冰点。谁都没有开口的意思。
忽然庚勋停下脚步,转头直视着知善的眼睛。昏黄的路灯下一对长睫毛扑棱如蝶舞,因惶恐而瞪大的眼泛起水光。
“庚勋不可以!”
“什么?额……你误会了吧。”
“呵呵,没什么呵呵。”
“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也那么想的。”庚勋低头偷笑,“现在看来不是了。”
“那些女孩子就是由爱生恨,你不用太往心里去啦。”
“嗯。”庚勋声音很低,像是没底气的承认。
“希澈哥他,是真的很疼爱你。”
“嘁,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说。”
“你不要觉得好笑,如果你六岁,会愿意把一半的血给哥哥吗?”
“什么?”
“那天我在校门口遇到他,你在值日所以会晚点出来。我就陪着他等你。
“他一直缠着我给他讲故事,我看手边有一本献血指南就随便拿起来给他讲了个事例。
“大概就是一个男孩以为献血就会失去生命但是仍然愿意给得了绝症病的妹妹献一半的血,最后文末科普献血科学性的小故事。
“然后我问他,如果庚勋弟弟生病了你会怎么办呀?你猜他说什么?”
“给我一半的血?”
“你很死脑筋也,他说,我会好好保护我的弟弟不让他生病的。”
像是胸口被重重地锤了一下,庚勋突然闷地喘不过气来。
他的哥哥金希澈,是个说好要保护他的人。没有食言过。而自己却先放开了他的手。
喂闵庚勋,你怎么对得起哥哥的爱?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转身撒腿就跑。

“呀你跑去哪!”

“买炒年糕!”

好了接下来应该就是漫长的断断续续更新了。假期就这样结束了,朋友们收收心上班上学吧( ˃᷄˶˶̫˶˂᷅ )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