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kkas.Q

宇宙胆小鬼cp不定期产粮

郑少女太太太好看了,果然是我腐眼看人基吗这部剧明明很有趣一分钟都不想快进!

后遗症【闵庚勋×金希澈】(二)

我觉得事态可能要向HE走去了 , 慌

    第二章
    【1】
    2008年,10月6日
    “庚勋脆骨!”知善蹭地从观众席站起来,海豹鼓掌。
    长枪短炮聚焦下的主人公,一脸冷漠,甚至在接过奖牌时连腰都不愿意弯。
    已经是第几块奖牌了呢,庚勋记不得也不想记。除了奖牌挂到哥哥脖子上时露出的笑脸,其他的都没必要记得。
    当年瘦瘦弱弱的自己,忽然狠下心来缠着妈妈要学跆拳道,为的绝不是摆满成柜的奖杯奖牌。
    他要保护哥哥。
    就像当年哥哥保护他那样。
    这是最后一场比赛了,明天就要开退役发布会。往后要去哪里筹钱,给他的好哥哥请家教呢?
    “庚勋啊想什么呢!”知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后,“我们去吃五花肉吧,好好庆祝一下!”
   
    “呀闵庚勋!你是不是有后遗症啊!”知善举起遗落在沙发上的奖牌,“容易希望在身后东西的病症。”
    “以后,别在我面前说这三个字。”连头也没有回,冷峻而坚决的回复让人不由一颤。
    “好了啦。对了!你不是在找家庭教师吗?”
    “嗯,你们学院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听到和希澈有关的内容,庚勋立马转换了情绪。
    “这不就在眼前吗?”
    庚勋抬头四处张望,这个时间段,除了自己这桌就只有十一点方向的一个黄毛小子了。
    铆钉皮夹克,破洞牛仔裤,去美容院花了起码十五万才做出来的朋克爆炸头,实打实的摇滚青年。
    “你是说那个黄毛小子?”庚勋用鼻息表示不屑,“我最讨厌那些搞摇滚的混混。”
    “当然不是了,是我了!”知善用筷子尾敲了一下理着标准运动员乌黑寸头的脑袋,“你忘了我大学学的儿童教育专业。”
    “可我也没钱给你。”
    “就当是实习了!再说了,跟希澈哥在一起就跟玩儿似的。”
    “你给我严肃对待这件事。”庚勋突然坐直了身板,“不然倒贴我也不会聘用你。”
    “哦,好了,你的肉都糊了快吃吧。”
    食之无味。
    一想到28岁的哥哥连完整造句都不熟练,就心如刀绞,钻心剜骨。
    28岁的哥哥,本应该娶妻生子,他会是伴郎牵着他的手,汗津津又很温热;本应该光荣地接受服役,退役时由他准备一捧风信子和一个熊抱去迎接;本应该威风凛凛,站在自己身前,扛起家里的担子。
    说不怨吗,不可能的。说不愧吗,更不可能的。
只是每次想起那个画面,就算训练再辛苦也会咬紧牙挺下去。
   
   
    【2】
    “大夫大夫,我儿子怎么样了?”
急诊室外,美善顶着两天没合眼的蓬面,握住主治大夫的手臂。
对方没有马上回应,只是用右手先摘掉了口罩和帽子,眉毛一直紧蹙没有缓和的意思。
“嗯,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
“真的吗!”庚勋腾地从站起来,“我哥哥是不是没事了!
“但是会留下后遗症。”
“应该不要紧的吧”美善小心试探。
“智力障碍。”

那个听到孩子哭声可以马上抡起菜勺从后厨冲出来的妈妈,那个能扛起煤气罐送到六楼去的妈妈,那个能在一分钟内收起地摊狂奔的妈妈,一瞬间如稻草一般折落,瘫倒在地。
五岁的庚勋还不知道,智力障碍意味着什么。美善扶住他的肩,努力地调整呼吸,一字一顿地对他说,
“从今天起,你就要保护哥哥了。”
那一夜他守在哥哥的床边,攥着哥哥的手,轻声地给自己唱生日祝歌。
“哥,我以后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了。”声音小得如蚊鸣,只有冬蝉听得见。
小手一牵,就是十年。
【3】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有额外的敏感。
十五岁的庚勋和十六岁的希澈,陷在青春期的漩涡里,可只有一人会被卷下去。

“庚勋啊庚勋啊我们去吃炒年糕吧!”看到庚勋从校门口走出来,希澈立刻黏上去牵起了弟弟的手。
“以后你别来学校等我。”
庚勋向后使劲甩开了那只黏糊糊的手,揣着裤兜,咬紧嘴唇没有回头看。
后面那个奶团子一样的人摔倒在水泥地上,很快有开朗地爬起来拍拍身子追了上去。
“庚勋啊你是不是不喜欢炒年糕?那我们吃鱼糕好吗?”希澈怯生生地回复。
“要吃什么就自己吃去!以后别老是粘着我!”
突如其来的吼骂震住了希澈,这是超出他理解范围的一件事。他的弟弟庚勋,从来都会牢牢牵着自己的手,温柔耐心地细声回应,从无愠色和急躁。
他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无法理解。那些女孩子明明前一秒还巴巴地跟在弟弟身后假装偶遇,在校园歌手的台下撕心裂肺应援。为什么在送出一封信后却开始聚集在楼梯角嚼舌根,用斜着的眼神打量庚勋,眼里透着猥琐而恶心的光。
其实庚勋也无法理解。但却不能不在意,也逃不了感到迷茫和羞耻。

歌手大赛庆功宴后,庚勋又一次推掉了女生递来的粉色信封。
“你不会是同性恋吧,喜欢你哥什么的?”
“神经。”
“那为什么那些女孩子也有漂亮身材好的,你也不弄一个?”
“你讲话怎么那么猥琐。”
“猥琐什么,都是男的,难道你没有在晚上试过?嗯?嘿嘿。”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出于羞涩,庚勋的耳根到脖颈红成了泡菜汤的颜色。
“哟还脸红了!”
“庚勋他是醉了好吗。”知善拦过了学长伸过来欲倒酒的手,“庚勋和我还要去后勤领奖品呢。”
“那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喝吧。”
“你才喝了半瓶也,酒量也太差了吧!”
“前辈再见。”

【5】
回家的路上,气氛尴尬到冰点。谁都没有开口的意思。
忽然庚勋停下脚步,转头直视着知善的眼睛。昏黄的路灯下一对长睫毛扑棱如蝶舞,因惶恐而瞪大的眼泛起水光。
“庚勋不可以!”
“什么?额……你误会了吧。”
“呵呵,没什么呵呵。”
“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也那么想的。”庚勋低头偷笑,“现在看来不是了。”
“那些女孩子就是由爱生恨,你不用太往心里去啦。”
“嗯。”庚勋声音很低,像是没底气的承认。
“希澈哥他,是真的很疼爱你。”
“嘁,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说。”
“你不要觉得好笑,如果你六岁,会愿意把一半的血给哥哥吗?”
“什么?”
“那天我在校门口遇到他,你在值日所以会晚点出来。我就陪着他等你。
“他一直缠着我给他讲故事,我看手边有一本献血指南就随便拿起来给他讲了个事例。
“大概就是一个男孩以为献血就会失去生命但是仍然愿意给得了绝症病的妹妹献一半的血,最后文末科普献血科学性的小故事。
“然后我问他,如果庚勋弟弟生病了你会怎么办呀?你猜他说什么?”
“给我一半的血?”
“你很死脑筋也,他说,我会好好保护我的弟弟不让他生病的。”
像是胸口被重重地锤了一下,庚勋突然闷地喘不过气来。
他的哥哥金希澈,是个说好要保护他的人。没有食言过。而自己却先放开了他的手。
喂闵庚勋,你怎么对得起哥哥的爱?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转身撒腿就跑。

“呀你跑去哪!”

“买炒年糕!”

好了接下来应该就是漫长的断断续续更新了。假期就这样结束了,朋友们收收心上班上学吧( ˃᷄˶˶̫˶˂᷅ )

后遗症【闵庚勋×金希澈】


微虐中篇 五章完结
————————————
人设与之前宇宙胆小鬼不同,大体如下
梨泰院酒吧驻唱闵京勋 退役跆拳道职业运动员 弟弟
澈祸后遗症智力障碍金希澈 智力停留在出事故的六岁 哥哥 差一岁
补习学校家庭教师卢知善 京勋的高中同学 暗恋京勋
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妈妈朴美善
黑帮二把手兼放贷主 李尚敏 京勋的运动队前辈

后遗症
人民卫生出版社第七版《传染病学》中有:后遗症(sequela)是指有些传染病患者在恢复期结束后,某些器官功能长期都未能恢复正常的情形。
现代语文中,还指某种事情没有完全的处理好,留下某些遗留问题。

第一章
说好保护我的呢

【1】
五岁的弟弟庚勋,总是跟屁虫样跟着他的哥哥。不管是吃饭还是上厕所,他总要扯着希澈的衣角紧紧粘住。
庚勋体弱多病,小时候没少受小区里哥哥们欺负。希澈但也不是不愿照顾自己的弟弟,只是白白净净瘦瘦削削如女孩的他,甚至要比年下的弟弟们矮一个头。
可希澈却总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逞英雄,嚷嚷着要保护弟弟。傻白甜弟弟也只是呆呆的点头拍手,坚信着哥哥的虚势之言。

庚勋太粘着哥哥,有时候也是件让美善头疼的事。这两年她独自抚养两个孩子,还要兼职澡堂清理工和幼儿园的后厨,操透了心也累坏了身体。终于熬到希澈可以上小学二年级了狠下心来要把他送进寄宿学校,想着可以省些精力好好照顾小的。不料万事俱备准备出门的那一刻,庚勋却死死扒住门框拦着他哥不让出门。
“哥不可以走,你走了谁保护我!”
软软白白如糯米团般粘在门框上的小庚勋,鼻涕眼泪齐刷刷下来。
希澈进退两难,看着新买的手表上指针分秒飞逝,开始有点着急。
美善是劝也劝不走,扯也扯不开,无奈地看了希澈一眼。
“好了好了,哥不走了。”希澈将泪人揽在怀里,“哥哥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庚勋立马从怀里探出头来,扯过哥哥的
袖子抹了一把鼻涕,:“真的吗,拉勾勾哦!”
美善苦笑不得地看着两人,只得作罢。

【2】
1988年10月6日,晴转小雨
本来万里无云,旭日当空的好天气,忽然就黑压压地覆上了密不透风的云翳。
两兄弟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生怕忽然就下起倾盆雨。
“呀!你的生日蛋糕!”希澈甩开了庚勋汗津津的小手,拍了拍脑袋,“你先回家,我马上就回去。”
说完便一溜烟消失在路口。
庚勋自然是没有走的,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像一尊望夫石。

还好希澈跑得挺快,不出一会儿功夫就拎着蛋糕盒出现在马路对面。
“哥,我在这里!”
希澈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并没有特别意外,却也有一丝丝因心安而得的幸福。
接下来发生的事,在34岁的庚勋看来,也是如晨间剧般狗血得难以接受的。
都说有运气守恒定律,可为什么偏偏他们要遭受那么多的坏运气。

“庚勋啊!”车前灯晃到眼前的一秒间,仿佛时间都静止了,奶油蛋糕在空中画出精致的曲线,色素堆砌成一道彩虹,装点了乌漆的天。
还差一抹赤色,淌在庚勋的指间,汩汩从那张本就苍白的脸上,渗出。
“庚勋啊,生日粗卡哟。”
“呜呜呜,哥!你流了好多血!”
“没事的,不是说好要保护你吗。”

之前的还差两章的坑没有填,可能会不定期更番外。
现在又不自量力开了新坑,可不要期待着我会及时填嘿嘿嘿

宇宙胆小鬼【闵庚勋×金希澈】

整理汇总贴
详细见评论区

发现番外篇数都快多过正文了哈哈

感谢 @行者 小可爱的帮助可以我还是手残输不对编程

把之前文里的语法错误和标点误用都修改了一下,又稍微增删了一些语言,希望各位看的舒心些。

我这是怎么了明明就是一出悲剧可每帧都在爆笑,一定是剧情太羞耻了。
希澈你可少看点晨间日日剧吧。

加油啊继续刷!虽然也很爱我康我贝但先让两个哥哥上一次一位吧( ˃᷄˶˶̫˶˂᷅ )

情人节小甜饼【闵庚勋×金希澈】


送给各位立志和爱豆过节的追星磕糖女孩
(一)
给闵庚勋先生的祝贺信
恭喜这位幸运的先生!
你上辈子到底积了多少德行了几多善才终于修到这样的好福气拥有了一个肤白貌美的伴侣!
所以请您珍惜这份难得的良缘,再接再厉。用实际行动,言谈与举止相结合地,毫不吝惜地表达爱意吧。
                                 你三生有幸修得的爱人

(二)
“今天也要跑行程吗?”
“当然啦,每天都要努力工作回馈粉丝和喜爱我们的观众啊!爱豆嘛,当然没有假期。”
“不嘛。半小时的假都不行吗?”庚勋扒在门上不松手。
“乖啦回去房里了,再不出门我就来不及了。”
楼下传来保姆车的喇叭声。
“你连身边这个头号粉丝都没办法回馈说什么冠冕堂皇的假话!”
“头号粉丝当然有特别的回馈咯。”希澈狠狠地捏了一把嘟着嘴的小粉丝的屁股,又趁他转身的瞬间在耳后扣上一个薄印。

“路上注意安全!”电梯关闭前一秒庚勋还是打开了房门。

(三)
琳琅满目的百货里,希澈压低了鸭舌帽,来回寻觅着。
“哦!是希澈诶!”
诶西果然又被认出来了吗要不要跑呢!
“干嘛呢?”
希澈觉得眼前这个明知故问的小子非常讨人厌了。这里是情人节礼物专区,他们两个能碰见理由还会有别的吗?
“李东海!”希澈尽量压低声音,“你小子麻利地挑好给赫宰的礼物就假装没看见然后离开,知道了吗?”
被戳穿的东海不仅没有面红耳赤反倒很坦然的回应
“我是看哥在这一区逛了三四圈什么都没挑到才过来帮忙的,再逛下去迟早会有私生饭围追堵截。
“难道你想上明早D社头版?”
说着还往希澈怀里塞了一个包裹。
“就买这个吧,主唱要护嗓子。”
“嗯。嗯?”
“李东海你怎么会……”一只手捂上来。
“你想被全商城发现吗我先跑了啊!”
希澈看着怀里的保温杯加胖大海组合套装,噗嗤一下笑出来。

(四)
锅子上还炖着咕噜咕噜的泡菜汤。
可惜煮的太多了一个人喝不掉。
庚勋对着冰箱上希澈留下来的字条发呆,怅然若失地玩弄手里的汤匙。
上了那么多期今天吃什么才好不容易学会的一道菜,没人品尝,自己也食之无味。
怪不得东烨叔总说看着自己吃得很香的样子都会觉得很下饭。
果然吃饭这件事还是两个人一起才有味道。
胡思乱想着,庚勋就把熊熊的炉火忽略了。
直到一股糊底的味道钻入鼻腔。
“诶西!今天一件事都没顺心的!”

(五)
咚咚咚
这个点怎么会有人敲门?难道是这粗心鬼又漏了什么在家?
庚勋满脸不解地走到猫眼前。
“您好,快递麻烦查收一下!”
“我没订东西!”
“那可能是另一位先生订的吧。”

门唰地打开,快递员双脚打结直接载入庚勋怀里。

“你怎么知道另一位也是先生?”故意压到鼻翼的帽子被掀起,“不是说要跑行程吗?”

“哎呀一点惊喜都没有了!”希澈摘下帽子愤愤地说。
“什么味道?”狗鼻子澈可不是盖的。
“你准备了大餐哦!快拿出来我都饿坏了!”
“不要了都煮糊了。”庚勋扭捏地转身。
“你做的,油炸鞋子我都爱吃。”
希澈用鼻间蹭上对方的脖颈,犯规地用气声说话。

(六)
床头柜上,除了被勾去2.14的台历,还有好几个散乱的锡纸包装。
一夜无眠。

【宇宙胆小鬼】【闵庚勋×金希澈】番外


听了10cm的phonecert忽然联想到的一点小甜饼,聊慰等待后遗症的焦躁的心
可以看作写信篇的前情提要
假车预警

(一)
年会酒局上,member们都喝得七倒八歪。唯有领导和希澈仍推杯换盏,颇有要再喝个两轮的阵势。
其实他也喝不下去了。
但这该死的社会生活就是这么残酷,面对前辈,谁敢说不字。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冷笑,用鼻息吐出不屑,年少时对这种所谓等级制度嗤之以鼻的自己,怎么变成了曾经最厌恶的人。
“希澈xi,想什么呢!再来一杯啊!”
“诶好好好,我再给您倒一杯。”

(二)
“我的闵呀”
“诶呀干嘛呢”明显带着起床气的爱子黏糊糊地回答着。
“现在想听演唱会吗?”希澈喘着粗气。
“说什么胡话啊,大半夜的。”爱子没好气的回应。
“呀!你是不是嫌我烦了!我可是——哎一古!”随之而来的是某人的嗷嗷直叫和来自金属清脆的回响——八成又是撞电线杆了。
“你喝大了吧又!”爱子猛地就醒透了,接着又是唠叨不断“嘱咐你多少次了去人生酒馆就是录个节目录完就赶紧回家休息嘛,大晚上的还自己走,不怕私生饭不防老痴汉啊!”
“喂,现在是我很痛也!能不能先关心一下我。”
“我哪一句不是在关心你啊帕布啊!”
“诶西!”希澈愤愤地挂了电话。
什么嘛,自己打过来自己挂。庚勋一头雾水,但还是决定顶着这头湿漉漉的雾水先睡。
只可惜他是绝对睡不着的。
一闭眼就是那个男人瘫坐在路边,满嘴胡话的醉相。
“呀!金希澈!nuoyima!你现在哪里?!”
“你快点给我站起来啊!”
“站不起来就坐着别动,发个定位给我!”
对方只有支支吾吾的含糊回应,再然后只听到轻轻的鼾声。

(三)
平日看起来弱不禁风瘦的只剩骨架子的人,怎么背在身上会那么重。庚勋心里默默记一笔账,下次要让他背一回自己抵回来才划算。
艰难地给他套上睡衣后,庚勋也已经困得不行了。
背过身去还未踏开步子,就被一只软软的手结实地抓住了腕。
“不要走”
软绵绵的像自言自语,却掷地有声般强硬。
“我就去给你拿杯水。”
“上次也是这么说,一睁眼人都没了。”
明明醉得不省人事,可还是一把就人拉入了怀里。原来这就是所谓酒后乱性的威力啊……
庚勋的脸深深埋在对方的胸口,背上那只手箍紧的压迫感,逼得他喘息困难又急促。
腰部的位置染上了身旁人的灼热体温,还有愈发硬挺的触碰让他不由得绷紧了神经。很快得绯红一片的脸反而显得像是他才喝醉了。
反正明天没有行程,上了。
“希澈,放在哪了?”
“唔?”
“那个东西,在床头柜吗?”
“嗯呀”
庚勋挣扎着从他怀里探出来,摸黑拉开了床头柜。一拉开,只有头痛药和止痛药。
“澈啊,我找不到呢。”
“唔”
“澈儿,放哪了?”
没有回应。
算了,不找了。
再找火气就泄下去了,还是直接来吧。
三下五除二地扒干净了衣服,一迈腿就跨上了床上人的腰。
俯下身去,由耳根到脖颈,一路黏腻湿润地吻去。
庚勋一人忙活得筋疲力竭,对方毫无反应。
“干嘛了,觉得我技术退步了?”
“唔”
“唔什么唔啦一直就这一句!”
庚勋一气之下起身拉亮了台灯。

灯下人睡得正酣,灯影重叠勾勒的棱角分外好看。

拉起毯子轻轻覆上,苦笑不得地套上浴袍。最后还是不死心地撩开他额前的碎发,狠狠地盖上难泄的火气般红的唇印。

(四)
“庚勋呀!”
“又想带我去演唱会?”
“阿尼,你现在听我指示。”
“干嘛啦。”
“首先,检查手机充电情况。没电就去拿充电宝。”
庚勋被电话里的人搞得莫名其妙,但还是乖乖照办。
“然后去换上最舒服的睡衣。”
“已经穿着了。到底要干嘛?”
“现在去沙发上缩着”
“莫名其妙”
“咳咳!”希澈清了清嗓子。
“现在我宣布,宇宙大明星独家个人专享vip至尊体验个唱会开始!鼓掌!尖叫!”
虽然很无厘头,庚勋还是海豹鼓掌起来。
“想听什么尽管点!”
“你是我的花吧”
“唔哟,想让我夸你了。我的小花花闵爱子。”
“爱唱不唱我要挂了。”
“唱唱唱!”
果然是歌手,认真起来的歌喉不是开玩笑的。
只不过正经撑不过一分钟。
“呀你不要用头声唱了!”
……

一曲接一曲,音符融化在渐暗的天色里。
“困了吗?”对面已经没有尖叫和憨笑。
“唱的怎么样要用短信告诉我哦”
轻轻的鼾声已经飘过话筒。
“怎么睡那么早啦!”
“还想跟你再合唱一首蝴蝶睡姿也!”
“那你听我唱好不好?”
“……望着天上那轮明月 就会想起那段时光 安然入睡”
“好好睡吧。我大概又要失眠了。”
希澈抬头看一眼,月亮已经升上枝头。无数的思绪交织纷扰,明天还有赶不完的通告,难缠的上司,迂腐的社会生活。这些都不要跟他说,不要叫他担心。
他单纯的爱子,可不能惹了尘埃。
“你呀,永远像个孩子就好了。大人的世界,真的很难。”
“晚安”
希澈挂断了电话。

“你也是。”庚勋点击了发送。

(五)
哥唱得,每一首都很好。
你唱的,连标点符号都能钻进我心里。
连头声都消化得很好,是很优秀的歌手。
也是称职的演艺人和勤勉的员工。
辛苦了。
希望你不会因为不好的记忆而痛苦。
希望你不会因为无谓的懊恼辗转难眠。
希望你能对我倾吐,希望我们互相信任。
我一直都在。
晚安。

胜利ikon这一期,爱疯糖真的甜到齁~
p1 好好说着话忽然又握起手来
p2 艺能神眷顾的爱子很有爱地接了胜利宿舍遗留下猫片的梗避免了尴尬
p3 啦啦队选拔赛中两口甜饼
p4 光是预告片就让人非常期待的《后遗症》爱情故事(感谢神童的撮合哈哈)
p5 等正片出来应该会被做成各种壁纸的唯美灯下牵手身影截图